逢甲週報
:::
  • 回上一頁

逢甲週報426-本期

專訪佑順發精機董事長呂俊麟學長 跳躍框架 創意就是呂式超能力

推到:
FacebookTwitterplurk

 

專訪佑順發精機董事長呂俊麟學長

跳躍框架

創意就是呂式超能力

 

 

文/邱雅婷.攝影/許惠娟(EMBA經管100)、佑順發 提供

轉載自逢甲人月刊314

更多校友資訊,歡迎加入逢甲大學校友網FaceBook(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CUAlumni/)
 
 

學歷

逢甲大學經營管理學院EMBA 98高階

現職

佑順發機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

 

     甫到佑順發,就見兩台龐然大物停駐於門邊,那是佑順發董事長呂俊麟的愛車,也是貫串整個佑順發的精神指標。佑順發機械,於1999年創立,以發展精密機械設計、電控整合應用技術為主,也發展精密醫療器材、光電產業及太陽能環保設備等等。多元化發展,是展現斜槓理論的最佳企業模範。

 

     呂俊麟學長,母校EMBA 98高階班畢業,妻子王月利學姊也畢業於EMBA101高階,夫妻倆皆為母校傑出校友,兩人的創業故事更是讓許多人深受感動。在佑順發有一部「最初的夢想」影片,記錄著夫妻倆的創業奮鬥史,今日逢甲人專訪呂俊麟學長,讓學長來分享夫妻創業的酸甘甜。

 

創業維艱 牽手跨越低潮

     佑順發的創始,是從一間小黑手機械工廠開始發跡的。當時工廠設立於台中太平區,員工只有兩人,就是呂學長夫婦。成立一間工廠本非易事,然屋漏偏逢連夜雨,在創始之初,佑順發卻一路坎坷,但始終沒讓呂學長就此放棄。「逢甲沒有一般人」呂學長開玩笑似的說了這句話,但也體現了呂學長堅韌的意志。

     1999年,是佑順發創立年份,更是台灣自二戰以來損傷最嚴重的天災-九二一大地震。位於太平的佑順發恰好處於震央,震垮了所有設備,也搖動了呂學長的信心,幸好有王學姊的扶持,兩人牽手走過低潮讓公司營運慢慢步上軌道。沒想到的是,2001年遇上了產業外移潮,當時呂學長對於整個產業環境尚無高敏銳度,讓佑順發面臨訂單銳減,公司資金不足支應的險境。2004年又遇敏督利颱風,七二水災的禍事。佑順發前期,面臨一系列的天災人禍,接連打擊,但並沒讓呂學長夫婦就此放棄。

     「挫折和艱難會讓自己成長,堅定做下去是唯一信念」,呂學長堅持不懈,以有限人力,最精簡方式經營公司,也是這樣的信念,成功感動客戶,打開市場知名度,展開佑順發新的里程碑。

 

悍馬精神:到達別人到不了的地方

     「曾經有跌跤的經驗,曾經失敗過,於是更珍惜成功的時刻」,別看呂學長娃娃臉的外貌,就認為他定會喜歡像BMW或是賓士這樣斯文的車款,悍馬才是呂學長的最愛。呂學長也因這部車給他啟發,提出了一套屬於佑順發的悍馬精神。

     呂學長說當買第一部悍馬車,就與車友們一起相約去野溪溫泉,悍馬車行駛在河床上,車子的晃動力讓人慣性著去做反作用力,反倒會讓人更不舒服,反倒順著車子的晃動,才能感受到輕鬆舒適。這讓呂學長了解,順著困境走,不要刻意的對抗,否則會越難克服,讓一切壓力先歸零,學習悍馬的特性,高挑的車款,可以看得更遠,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地方,悍馬的機動性、越野性,能夠到達別人到不了的地方。

     呂學長從野溪溫泉之旅領悟了悍馬精神,並將這般精神與公司經營理念結合,提出一套「人無我有,人有我優,人優我廉,人廉我棄」理論。擁有跳躍思考,創新研發靈魂的呂學長,以專利發展追求人無我有;用心傾聽客戶需求做客製化設計追求人有我優;當對手也能做到的時候,就要進到能嚴格控管成本的狀態,擁有最佳市場競爭力的人優我廉;最後產品都已經便宜販售了,那就開始轉向,固守原先產品的品質,但心力放在研發新的產品上。「人無我有,人有我優」是呂學長的藍海策略,開創新產品、新市場,創造獨一無二的商業手段;而「人優我廉,人廉我棄」則是紅海策略,以搶佔市佔率與控管成本的方式。靈活運用藍海與紅海策略,讓佑順發成為業界難以超越的公司,不斷讓公司發展更加活化。

     也因堅守四大原則,讓佑順發能夠取得85%高市佔率。加上從國外引進設備,價格都高於佑順發4成左右,且周邊搭配的裝置也高於國內,功能上較為單一,維護方面也無法及時,普遍國內客戶的接受度不高,於是仍舊偏愛找台灣本地的製造商。是佑順發除了客製化服務外,能夠佔據高市佔率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 

專利在手 無懼抄襲

     「可能被抄襲,但不可能被超越」呂學長引述了朋友的話,佑順發雖然是製造機械的公司,但除了設備的專利外,更多的是設備所製作出的產品專利。呂學長認為在製作產品機器時,首先要了解產品是如何製作,才能更精準了解機器應該如何設計,除了機械專利外,更多產品專利。

     在佑順發的廠房中,可見一道特殊風景,製作機台有如捷運車廂,這特殊的機台設計是來自於呂學長的巧思,呂學長也不怕外人參觀自己的廠房,他認為單靠模仿外型並不能夠抄襲他們真正的技術的。而重視專利,也來自於對自我的保護。由於早期機械產業十分樂衷於知識分享,然而總有不肖廠商將從別人所學知識拿去申請專利,霸佔了他人的智慧財產,甚至向原先產品發想公司提出告訴,於是不怕與同業分享,就怕遇到不肖的同業,透過法律漏洞霸佔公司技術。於是從機械到生產結構,全都擁有專利證書,擁有完全的研發專利,無懼與同業間的競爭。

     佑順發用絕對的研發優勢,遠遠領先同業,加上國內相關機械廠商生產設備皆是含有毒溶劑的擴散膜片設備,僅有佑順發是擁有環保型無溶劑核心技術的廠商。

 

跨足多項產業 打造斜槓企業

    除了環保型無溶劑核心技術專利外,呂學長還研發出可依塗佈材料不同,進行更換噴膠頭的熱熔膠噴膠機;新式布料貼合技術與功能性複合材料,讓佑順發在機械製程技術上有跨進一步。

     而原先佑順發主要是發展鞋業、服裝產業的機械製作,後來轉型光電業,會進行轉型也是因當時社會發展所影響,當時運動鞋廠進行外移,在固守發展運動鞋材,終會面臨困境,於是呂學長進行第一次轉型,改發展膠帶類,膠帶類比鞋材的價格更好,而膠帶除了一般文具用品如封箱膠帶的產品外,還能往其他產業發展,製作酸痛貼布等,已經慢慢跨足低階醫療。此後也與遠東新世紀合作,開發人工皮膚、痘痘貼、面膜等多功能性複合設備,並配合無塵室需求,開發二次清潔功能,提高客戶產品良率。

     而現在佑順發還有一項令人稱道的專利,就是光學膜成型機,國內TFT-LCD產業上游光學膜製程多半掌握於美、日等大廠,使得業者都得以高價購入膜片,但佑順發以新製程、新專利打破這個狀態,也促進TFT-LCD產業能進行垂直整合,並能站穩機械業設備龍頭地位。

 

超脫既定想法 讓創意無限延伸

     「誰說時鐘一定是順時針轉」,進到佑順發的大廳就會看到,特殊設計的齒輪式時鐘,這是一個擺脫常人固定思維的時鐘,指針指向12點鐘不在正上方,且時間是倒著轉的。這顯示著呂學長是一個不被既定印象所束縛的創意家,呂學長不僅自己愛創新,也鼓勵員工發想創意點子,與員工的晨會時間就是,公司腦力激盪的時間,並透過集體討論將想法化為具體。

     呂學長分享了一個晨會時間的創意發想,有一次與員工討論關於光學反應的研究,但團隊並不會將自己的研發成果寫成專利,於是找尋專利事務所進行協助,事務所給予呂學長一份3M專利說明書做為參考範本,卻意外發現,自己的團隊研究竟超越3M的發明,於是與台南迎輝科技進行合作。迎輝科技是台灣第一間做觸控手機增亮膜的公司,與迎輝科技合作,打造台灣第一部增亮膜設備,雖然現今增亮膜設備已被大陸學去,呂學長卻早有心理準備,畢竟在前往大陸設廠時就做好心理準備了,用「仿去」這一詞來說明前往大陸設廠的心情,「仿去」用台語讀來,也與「放棄」一詞相同。也是如此,學長便有著要去做別人更做不到的發想,也就是梅迪奇效應,不斷闡發新的構想,不斷進行異場域的碰撞,打破聯想的障礙,結合新的觀點,帶領佑順發不斷創造新高峰。